Pilo(譯:皮露)是一隻來自明尼蘇達州的4歲黑灰色迷你豬。自兩個月大以來,皮露就像一隻寵物狗般被撫養。他和其他10隻豬一起參加了匈牙利布達佩斯Eötvös Loránd大學的一項研究,研究的目標是通過一樣的撫養方式來測定豬和狗這兩個物種之間的異同。該大學的神經科學家Attila Andics解釋說:「我們試圖了解為什麼豬不會成為狗。」

Eötvös Loránd大學是世界領先的動物行為研究小組之一。早在90年代,該大學的研究人員就開始研究狗隻,關於狗隻和其他動物如何表達情感、解決難題、使用工具等方面的研究取得了無數的突破。現在,Eötvös Loránd大學的研究人員將研究目標轉向了豬隻。

2020年,Andics和他的團隊發布了一項同儕評閱研究,比較了狗和豬在解決問題時如何與人類交流。這是同類型研究中的第一項。他們發現,在問題很容易解決的情況下,豬和狗與人類的互動非常相似。博士生Paula Pérez說:

我們發現這兩個物種之間的相似之處,他們與人類進行交流互動的能力相似。

當一個問題變得更具挑戰性,狗會更快地向人類尋求幫助,而豬則會全身心地投入到任務當中。豬完成任務並獲得獎勵的速度更快。

至於皮露,他(為什麼我們在這裡以「他」指代動物?)和一位名叫Szilvi Gergely的犬隻訓練師過著他最好的生活。他有自己舒適的床,套著安全帶走路,喜歡被揉肚子。Gergely說,因為皮露非常喜歡吃東西,所以訓練他比訓練她的兩隻狗容易得多。皮露只用了三日就學會了:被呼喚名字的時候會走過來,知道如何打開花園的大門,知道Gergely在周末會晚起床。

一項又一項的研究表明,豬是聰明的、情緒複雜的生命,但她們通常被視為「產肉機器」。1976 年,美國刊物《管理養豬場》(Hog Farm Management)寫道:「忘記豬是一種動物——把他當成工廠裡的機器般對待。」1978 年,一篇《國家養豬場》(National Hog Farmer)的文章指出,母豬應該被認作為「一種有價值的機器,其功能是像香腸機一樣泵出小豬。」

你知道嗎?想要幫助豬隻和其他農場動物並不難,只需多吃植物性食物,逐步減少進食肉類,就可以讓動物看到希望。你願意幫助這些待救的小生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