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的爆發讓我們反思如何改善我們的食品安全問題,以及重新評估和重建我們的食物系統,將「人畜共通病」(Zoonoses)的威脅減至最低。

人類為了生產更多肉類,不惜破壞森林和牧地以建造工廠化農場或進行放牧活動,這樣的生產方式讓農場動物和野生動物的距離更近,從而增加了疾病在動物之間傳播的風險,並最終傳播給人類。

工廠化農場內高密度的動物養殖亦增加了動物之間傳播疾病的風險,為新出現的病毒提供了有利的傳播條件,而人類與動物的接觸亦促成了病毒變異,大大增加了人類感染病毒的機會。人類和動物的接觸可以指農場工人餵飼或管理受病毒感染的農場動物的時候,或是人類在煮食受污染的肉類的時候。除了COVID-19,其他為人所熟知的「人畜共通病」例如有禽流感和達到大流行程度的豬流感。

 

以下的病毒案例指出了人類與「人畜共通病」的關係:

  • 立百病毒(Nipah virus) 首先發現於養豬工人和屠宰場工人身上。
  • 首宗H5N1人類確診病例,是一種高致病性的禽流感,與鳥類養殖有關。
  • 瘋牛症相似的人類神經系統疾病源於食用受污染的牛肉。
  • 伊波拉病毒(Ebola virus)的爆發與食用黑猩猩和倭黑猩猩有關。
  • 屠宰和進食黑猩猩的過程中,人類感染了病毒,這種病毒突變為HIV-1,這是愛滋病大流行的主要原因。
  • 中國活體動物交易市場上的果子狸攜帶SARS病毒。
  • 感染MERS病毒的人報稱管有動物或曾經參觀過飼養駱駝、山羊、綿羊、雞和鴨的農場。
  • 中國一個出售活體動物或新鮮屠宰的動物(包括鳥類、穿山甲和蝙蝠)的街市與第一批確診的COVID-19病例有關。

 

我們必須要正視這次大流行帶給我們的警告,正如一位科學家警告的那樣,工廠化農場「最有可能成為下一次大流行的爆發點」。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甚至表示「牲畜健康是最薄弱的一環」。這讓我們重新思考我們該如何養活世界:生產植物性食品

  • 就企業而言,轉向生產植物性產品,同時,提升動物福利是必要的。這樣,消費者可以安全地食用同樣美味的動物產品替代品。
  • 政府方面,應促進研發植物性食品及提供過渡資助計劃服務予從業人員 (指:從動物養殖業過渡至植物種植業的過渡資助)。
  • 個人而言,選擇植物性飲食,減少肉食,停止支持工廠化養殖,將會大大地幫助解決目前的問題。

 

利用動物作為食物很可能會讓人類很快地迎來下一次的大流行,我們必須正視問題,並作出及時的改變和決定。

 

能否逆轉人類和動物的命運,就取決於你我當下的決定了!

從今天開始選擇植物性飲食,減少肉食,及停止支持工廠化養殖吧!